花开岭-中国公益村
一个公益田园综合体,它首先是节约的、质朴的。我们的工作,需要连接中国所有阶层,它应该是平和的,内敛克制的,不会让任何人来到这里,感觉有压力。

花开岭商店

花开岭新闻:

一直以来,我们的方法论是解决问题,而不制造新的问题。花开岭山多地少,我们不能大刀阔斧破坏生态,建筑必须依山就势,顺势而为,多中心,点状,模块化。另,我们做好垃圾处理和污水处理,实现绿色生态。
我们发轫移动互联网,重视借力技术和工具。所以,花开岭需要面向未来,数据化,智能化,保持洞察时代趋势的能力,并能小跑快进。
最后,花开岭一定要有美。除了山水风景,我们还要有人文之美,温厚,柔软和善意。
第一个建筑,我们想做一个图书馆,有很多书,周边孩子们可以来读书,也是我们学习、休息和议事的一个人文空间。
其次,我们需要一个食堂。
到哪里,我们都要先照顾好伙伴们的伙食。以后来的全国伙伴一定很多,餐饮成为大问题,而我们一直没有招待费用,所以我们见缝插针遍种果蔬,可持续为大家管饭。
办公当然是第一刚需,所以我们要盖一栋3层的楼,100多名伙伴可集中搬来。如有更多一些空间,我们做成共享办公室,方便外地伙伴来杭可以办公。
必须强调来说,花开岭将是一个学习中心。
随着社会进步,中国公益快速而蓬勃发展,但大量公益组织还处于起步阶段,尤其是县域公益组织缺乏筹资、传播和机构治理能力,无法承接政府购买服务,更无力有效解决社会问题,成为社会发展一个巨大痛点。
2015年,我们建立青螺学堂,旨在帮助中国县域公益组织提升“1+4”项专业能力(即领导力,筹资力,影响力,执行力和创新力),持续支持县域公益组织更富能动和效率的成长,推动县域公益发展。

中国乡村振兴的“模型中心”

一个优秀的公益项目,其实就是一个社会问题解决方案,是一个有效模型。免费午餐,尝试解决的是乡村儿童校园饥饿问题。天使妈妈,帮助贫困孩子有机会接受治疗。爷爷奶奶一堂课,留住孩子中国根。古村之友则唤醒和支持人民保护当地村庄古老建筑和文化。友成基金会的慕课通过远程授课,帮助乡村儿童获得更高质量教育。
2013年,我进了一家商学院学习,才近距离看见商业组织解决社会问题的精准、有效和可持续——企业不能创造价值,就会必死无疑。一个企业,一定会有一个或多个根本性解决社会痛点的技术、产品和服务,它们正是解决各类问题的模型。
公益联手商业,不能缺了政府。这些年,我们幸运获得一些县域政府打开大门,并安排相关部门大量人手,一起落地、执行和优化该些模型。

成为创造历史的一员

这些天,我们在接受各方源源不断的支持(名单附后)。我们也在筹各种才能的志愿者,农业种养、环境保护等伙伴。我们邀请在杭州伙伴——罗晓伟、金鹰、大北,郑壹零、冯志刚、禇小波等,迅速组建花开岭管理委员会和顾问委员会,分工协同,快速行动。
网站为花开岭志愿者开发和运营
微信号:pppjij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