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:我们如何辗转找到“花开岭”的18亩地?

2018-06-11阅读

杭州找地


去年7月,我写了一篇文章,《给我们三亩地,我们长一个公益小镇给你,可好?》,令很多人惊讶,我们竟然想在杭州找一块地,自己盖办公室。

 

2014年底,我们从北京南迁杭州,得到浙江金成集团帮助,我们搬进城西小区里一个300多平方米的会所,荷塘小楼,竹影摇曳。在这里,我们长成以乡村为主轴的五个板块——乡村儿童福利、乡村生态、父母经济、县域人力和城市儿童公益游学,聚集长三角资源,沿着沪昆高铁西进贫困地区,助力中国乡村有尊严、可持续发展。



但三年租期已到,伙伴增加和外界来访频繁,我们需要一个更大工作空间。

 

我们很幸运继续得到杭州的帮助。

 

我们不喜欢城区中规中矩的办公楼,我们信奉自由才有创造力。万科地产就邀请我们去余杭南湖板块,但我们只能成为其中一个较小部分。

 

一个叫唐军的企业家,带我们去了富春江边一个山头,并愿意承担所有建设费用。一切都好,只是有些远。

 

我发的朋友圈信息被一个人看见,她邀请我去她办公室坐一坐。她叫夏芬,是富阳区宣传部长,曾听过我们公益分享。

 

她问我们为什么要来富阳。


我诚实说,余杭已经有了马云,有了梦想小镇,他们是中国新经济的代表,而我们是新公益,专注解决社会问题,我们也需要有一个公益小镇,吸引社会影响力和投资,和梦想小镇遥相呼应,共同形成杭州双引擎。

 

在中国城市,政府更乐意建立产业园支持商业,可收获财税。其实,社会创业或者公益事业,有效解决政府和商业无法解决的问题,帮助稳定社会和推动发展。一个创造巨大社会价值的社会创业时代已然来临。

 

夏部长感觉振奋,建议我们给富阳区委政府打报告。

 

我见过区委书记朱党其,温文儒雅,写得一手很棒的书法,但更令我尊敬的是他这些年对环境保护的近乎倔犟。在西湖区区长一职上,他竭力保护西湖的洁净,调任淳安做书记后,他想方设法保护千岛湖,来到富阳,他顶着压力,停矿山关烟囱关造纸厂,腾笼换鸟,保护富春江一江春水。

 

一些地区为了发展GDP,不择手段、不计成本、不惜代价,经济是发达了,但人民的生命健康没有了,得不偿失。幸有一些朱党其们,扎硬寨,打呆仗,先保护生态,让人幸福起来,一个地区的发展没有狂飙突进,却是持续给力,且绵绵不绝。

 

绿水青山,就是金山银山,也就是这个理。

 

他对我们的想法表示认可,做了一个批示,大意是公益小镇的项目虽然没有较大经济价值,但社会意义值得考虑,请开发区和宣传部支持。

 

第一步,我们先去找地。

 

银湖街道办党工委书记羊献民带我们跑了很多地方。终于,我们来到东坞山村。群山连绵,白鹭飞起。山下,有一条河流缓缓流过,河边有一棵800年的银杏树,树下则是人家和菜地。


我们第一次来到这里,被这一片土地所惊艳

 

这块地的西侧是施家园拆迁户安置区,有上万人,东侧一公里处则是东坞山村,经由一条古道翻山就到了西湖区,那里有西湖和灵隐寺等多个寺庙,所以村庄盛产豆皮豆腐等斋食。

 

就是这里了。公益组织崇尚生态、自由,公益也可以滋养周边社区和乡村,互助多赢。但,富阳开发区抱歉地告诉我们,这一块地已经被政府征收,拍卖价值或数亿。开发区主任丁永刚设计了三个候选方案,供我们选择。招商局局长邱国恒带着我们查看多个场地。

 

我们还是念想着这片山岭。


花开烂漫,是真正的“花开岭”


小河对岸,山下,是一片还没有被政府征收的村民集体土地。向东走,有一个寺院遗址,还有30多亩土地。我们看见一个简易钢架构大棚里,供奉着两尊菩萨,我拜了拜,退了出来,“我们不可能和菩萨去抢地盘”。

 

遗址东侧还有一个山庄,约60亩,已有一些建筑,但被一个地产公司承租,还有两年到期。我们找到了这个公司,被告知老总以后要来养老,不想被打扰。

 

蓬勃发展的杭州城边,寸土寸金,我们似乎走投无路,但我心里没有惧怕,我们不止一次面临困境,但总会有一个声音说:我们认真,梦想成真。

 

转机发生在一次论坛,我碰到了一名男子。


“你就是那个不和菩萨抢地盘的邓飞?”他叫何方,咪咪笑,他说村里人都传开了,一群做公益的人来村里找土地,但对菩萨蛮尊重的。

 

他的亲戚就在那个村,他告诉我一个事,令我震惊。原来,有一个台州老板早就从村民手里签下山下一大片地,包括那个地产公司的山庄。他想修复寺庙后做文创旅游等。

 

更离奇的是,他说要去说服那个老板,把一部分土地使用权捐赠给我们。因为他信任我们是村庄想要的人,可以让村庄变得更美好。


这,可能吗?


又是一个村庄

 

奇迹发生了。

过了几天,我就见到了村民周金灿。

 

老周今年57岁,双眼炯炯有神,戴一顶帽子,其实他头发乌黑。二十多年前,他捣鼓出一台豆皮机,带着村民迅速致富,几年后做过副村长。再后来,他辞职去云南、重庆等偏远山区,找各类贵重金属,但最后在安徽折腾亏了。

 

更神奇的是,老周对我们做的事极为认同。他告诉我,在重庆山里,他一次在村里闲逛,看见一个孩子哭泣,原来是没钱去上学,他掏了一笔钱。他说他想到了当年的自己,1960年代的富阳贫困,他是老大,初中早早辍学,他从山上偷着砍树,走三个多小时山路换回三斤粮票。

 

他带来了那个外地老板。沈功川,40多岁,高大黝黑,原来他多年呆在青海、新疆做各类地产。浙江人的诚信、资本和商业模式在西北降维攻击,刀切瓜菜,让他收获一笔财富。回到杭州后,他也被东坞山吸引,找老周帮忙,从40多户村民手里流转了两百多亩土地,用于未来的养老生活。

 

听了我们的故事后,他们说可以分一个山坞18亩土地和附属植物,供我们免费使用18年。

 

3月8日,富阳区银湖街道办会议室,我们举行了18亩土地使用权捐赠仪式。做公益小镇看来面积不够,我们就从一个公益小村起步。村支书周其昌、村主任施军祝福我们花开东山,造益全国。我们则感恩富阳和村庄,历史总是人民创造的,变革总发生在边缘地带。40年前,中国经济改革也是发轫于乡村,它叫安徽小岗村。


“中国第一个公益村土地使用权受捐仪式” 


本来,我们就是一支为中国乡村而生的力量。走得再远,我们也不能忘记我们出发的地方,背离初心。我们计划先在东坞山村行动起来——垃圾气化处理、有机农业、民宿接待,为村庄带来更多可能性。总之,我们要扎根这个村庄,一起创造,一起成长。

 


购买“花开岭产品服务包”每份价格1000元

(建议扫码支付宝转账)


户名:浙江省青螺公益服务中心

支付宝账号:3325405211@qq.com


保存以上图片打开支付宝并扫描该二维码

打款备注:花开岭-姓名


有任何疑问请联系“花开岭”客服微信:GYfei1978 



打款成功的伙伴请点击原文填写登记表单,

以便我们核对信息并提供后续服务。



Powered by 搜狐快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