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周年|邓飞说:五年砥砺,初心不改

2018-05-15阅读

2012年1月24日

我们在新浪微博注册“大病医保”账号

4日后

“大病医保”发布第一条微博

文字:继微博打拐和免费午餐之后,邓飞和伙伴提出了第三个关于儿童的梦想:给每一个乡村孩子买上一份大病医疗保险,联合新农合,帮助家庭保护孩子免受大病伤害。请保险、医疗、媒体等行业志愿者参与讨论、研究、制定方案和尝试解决。大爱温润人心,行动改变中国。我们一起来。

继微博打拐和免费午餐之后,邓飞和伙伴提出了第三个关于儿童的梦想:给每一个乡村孩子买上一份大病医疗保险,联合新农合,帮助家庭保护孩子免受大病伤害。请保险、医疗、媒体等行业志愿者参与讨论、研究、制定方案和尝试解决。大爱温润人心,行动改变中国。我们一起来。

而这一切行动的缘起

只因2011年3月的那次发现

在贵州省黔西县沙坝小学,我们考察“免费午餐”开餐事宜,先后发现了两个生病的孩子。


  • 一个女孩患有肺结核,在我们面前低声咳嗽,父母没有钱送她去医院治疗。

  • 一个男孩的脚掌内翻,叫马蹄足,也是没有钱去治疗。

我们在微博上发起求助,之后女孩被送到贵州医院,男孩被带到北京医院做手术,都被治好了。

这似乎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:两个孩子被拯救,他们的命运从此被改变了。但那件事情让我开始认真对待乡村孩子的健康问题。


在中国乡村,还有多少孩子患有疾病,却因为家庭贫困而无法得到及时、充分的医疗救治呢?我做记者的时候,也听闻不少孩子患有重病后,被家庭抛弃在医院、在路边,悲惨死去。


我知道,这是父母绝望到极致的无奈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谁愿意去抛弃自己的孩子呢?

于是

我和伙伴们开始了“大病医保”项目

我向来相信

我们帮助孩子

全世界都会来帮助我们

记得,一个叫潇月的导演提供了在北京国贸的一套住房,我们开始有了办公室;一批年轻的保险、精算、法务等志愿者陆续聚集;一个叫胡雯的小姑娘从上海到了北京,成为我们第一个全职;不久,在凤凰网总裁李亚的帮助下,我们搬进了凤凰网开始组建团队;后来,我们又搬到复星国际、搬去悠唐广场,最后我们来到杭州。

  • 2012年2月3日上午,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办公室,王振耀老师接受了我的邀请,成为第二位“大病医保”发起人,我们初步确立借助商业保险的模式,先在一个县动起来,建立模型。


  • 2012年,我们开创了“鹤峰模式”。首先确立了以“政府+保险公司+公益组织”的协作形式,以及“着力目录内,辅以目录外”的基础保障模式。

 

  • 2013年,以“鹤峰模式”为原型,“大病医保”在系统开发较为成熟的开化县创立了“开化模式”。通过与县社保局对接数据系统,实现“大病医保”与县社保\农合同步实时报销,让赔付更高效便捷。

 

  • 2016年,我们进一步开创了新的儿童医保模型“巴东模式”。政府以财政出资与地方企业捐赠的形式与“大病医保”进行资金配比,建构了由政府与“大病医保”共同出资为全县儿童投保的保障模式。


  • 2017年,“大病医保”在新晃试点首次引入最新的保险科技。通过与支付宝展开合作,引入区块链技术,让捐赠人可以通过支付宝平台追踪捐款的流向,也让受益人可以随时查看赔付情况,这项技术突破将使新晃试点项目的捐赠和赔付过程更加安全、高效透明。

在五周年,我们将联合9958、祝福宝贝、海星公益、轻松筹等公益伙伴以及医疗救助机构的力量,尝试搭建儿童免费医疗救助平台,未来,我们希望形成一条从前端的疾病筛查、健康知识宣讲,到就医引导、医疗赔付,再到后端的贫困家庭扶持的完善的儿童健康保护链。

 

五年来,在中国的10个“大病医保”试点县,超过125万人次的孩子免费享有了一份全国跨区域、不限病种、每人每年最高30万元的大病医疗保障。



很多个夜里,我会想起一个画面。大山弯路,泥泞里,一个扎着辫子的女孩背着书包,在艰难地跋涉。但她的眼里,分明扑闪着倔强、善良和希望。

那是未来的眼神。在靠近梦想的路上,让他们享有免于疾病、饥饿的自由。

 

每一刻,即是历史。在这五年里,无数拥有爱心的人参与“大病医保”。我们感恩爱的洪流总在激荡。 我们在艰难时刻,在欢呼时刻,都不忘彼此的援手和守望,我们因爱与不忍出发,从无畏惧,也从不后悔。

 

我们在五周年的时刻,再一次温习初心:让一个孩子修复健康,帮助一个家庭重获幸福,这是一件多么有价值的事情。

 

一切为了孩子,不只是责任,更是我们的荣耀。


Powered by 搜狐快站